赖红昌教授
上海九院种植科主任
口腔种植支持固定修复
口腔种植支持活动修复等

上海九院种植牙口腔颅颌面种植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种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口腔种植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详细]

关于种植牙的思考

更新时间:2020-12-18 08:32

        遵循认识论和实践论的观点回眸,从历史和现状中可以得出值得记取的学科发展规律及 经验和教训,并以转折点为契机引领未来学科发展方位:

        1、科学研究应该对发生的自然现象富于敏感性,善于捕捉偶然却有意义的现象,并能以 此为契机做深入研究,引领出有价值的成果。正如Bdnemark那样能凭借他的敏锐在偶然中 发现了生物相容性极佳的金属钛,通过十几年深入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首次提出了“骨结合” 理论,并造语为“osseointegration”。经过实践已被公认为指导现代口腔种植发展的理论基础, 之所以成为划时代的“分水岭”,这是因为与前者不同的是Biinemark不仅提出了一个完整的 骨结合理论,而且通过实践报道了大数量长时间的临床成功的病例。

另外一个值得提起的事例也很发人深省,那就是在一次临床种植二期手术中,因缺少配 件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用小号基台替代(即基桩为4.1mm种植体上部平台为5 ~ 6mm), 1991年Bergkmdh T意外地观察发现对于植体的生物学封闭和防止骨吸收有着良好的效果。 从而产生了一个新的设计理念,提出了“平台转移(platform switching)”理论。所谓平台转 移即种植体修复基台的直径缩窄面小于种植体的直径时,修复基台边缘将止于种植体顶部平 台边缘的内侧而不是与其边缘^齐。这一偶然发现对旨在重建种植体颈部生物学封闭及防止 骨吸收的种植体基台连接优化设计提出了新的思路。

       2、临床必须以科学的基础理论为依据、自然规律不可违历史的经验应该记取,国际上 2〇世纪60年代以前,由于临床超前于基础研究,即在骨结合理论问世之前,虽然也有少数较 长期的成功的病例,但是临床应用普遍被低成功率高失败率所笼罩,1973年美国国立卫生研 究所(NIH)、牙科医师学会(ADA)的牙科材料委员会(COMD)、牙科研究委员会(CDR) 曾一度对牙种植的安全及效果提出质疑和忠告。其主要原因一是口腔特殊环境尤其是一段式 种植体易发生感染,二是在骨结合完成之前即令义齿负载。

       我国口腔种植起步较晚,20世纪70年代曾有个别口腔医生涉足牙种植,因材料、设计的 原因并缺乏基础理论的支持,大多病例长期效果不佳,然而可贵的是如实地在杂志上做了报 道,为后人提供了可贵的临床资料(中华口腔医学杂志1982七卷二期)。

       1982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举行了名为“骨结合在口腔临床应用”(Osseointegrationin Clinical Dentistry)学术会议,通过此次大会Biinemark的骨结合学说被医学界接受,并成为 口腔种植发展的指导性理论。当时,正在美国的我国访问学者王大章教授作为特邀代表参加 了此次大会,并于会后在《国外医学.口腔医学分册》(1982)上发表了题为“与骨结合的种 植牙”的专文,随后在多种口腔学术会议上介绍了会议精神和先进的种植体骨结合理论及进 展,对我国随后的牙种植开展起到了重要启蒙作用。1991年陈安玉教授编著了我国第一本《口 腔种植学》参考书;邱蔚六教授很早即重视口腔种植的发展,1986年在他与张锡泽教授共同 主编的第2版《口腔颌面外科学》中就撰写了种植义齿的内容;在1995年发行,由邱蔚六教 授主编的第3版《口腔颌面外科学》中,即有专节概述了“牙种植术”(刘宝林编写);其后, 在邱蔚六教授主编的第4版《口腔颔面外科学》中即将“种植外科”列为专章(刘宝林编写), 纳入教材;《口腔修复学》也相应地设为专章编写了“种植义齿”(梁星编写)。

       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牙种植异常活跃,但是,由于对骨结合理论的理解不深入,又缺乏 正确的操作规范,一度又重复了国外70年代的错误,一些地区出现了盲目种植及导致大量的失败和医疗纠纷,口腔种植学的科学内涵也遭受到极大的诋毁。其原因是:对现代口腔种植 的理论缺乏系统的学习与了解;缺乏操作技术规范和正规培训,相关专业医师间的合作性较 差;种植义齿加工落后;对种植修复患者缺乏随访的观念及由此引发种植成功率低的现状。

       1995年在珠海由中华医学会口腔分会主任委员张震康教授主持了全国种楦义齿学术工作 研讨会,通过专家讨论按照国际先进理念制定了规范,提出了种植的成功标准,成立了口腔 种植协作组。可以说这次会议是我国种植专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从而将我国种植学科发展 引向了科学正确的道路。

      3、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使学科发展孟子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只有否定过去的不足才能 “推陈出新”。种植体植入的初期稳定性在相当一段时间被认为是骨结合的重要条件,1993年 BrunskiJB提出“微动”理论(micromotion),即在50~lOO^m范围的微动不会妨碍种植体

      骨界面的形成。即刻加载有促进牙种植体周围骨组织成骨的作用,动物实验证实延期种植即 刻负荷有促进骨内牙种植体周围牙槽骨成骨的作用,即使耠向负荷产生的骨应变为5000|lxE 时,成骨细胞也能紧密黏附于种植体表面,迅速分泌骨基质并且矿化。从基因水平上研究认为: 负荷并不影响成骨细胞和细胞外骨基质对种植体的黏附,生理性的应变可刺激成骨细胞表达 与成骨相关的细胞外基质蛋白,促进骨再生。这一理论为种植即刻负载提供了依据。所以任 何理论、常规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应该不断创新否定过去才能有所发明、有所前进。

 

4、科学研究切忌片面性羟基磷灰石(HA)被认为是生物相容性极佳的生物材料, 1987年Thomas推出了钛HA涂层种植体,并风行一时,近几年来,有报告认为涂层种植体的 临床长期成功率反而不如非涂层类的种植体。Steflik和Nancollas的动物实验观察发现,种植 后的6个月内,经涂层的种植体的骨性结合率高于非涂层者,但是经远期观察,骨结合却在 逐渐减少。所以,近年来此种复合种植体的开发和临床研究几乎处于停顿状态。问题的关键是, 只是片面地看到HA生物相容性好的一面,对其远期会溶解、剥脱或吸收,存在一个有害的涂层-金属界面层估计不足。所以科学研究绝不是事物的简单叠加,换言之:1+1有时并不等 于2,也可能小于2,或小于0。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laihongchang.com/dt/1885.html
上一篇:种植牙的历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