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红昌教授
上海九院种植科主任
口腔种植支持固定修复
口腔种植支持活动修复等

上海九院种植牙口腔颅颌面种植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种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口腔种植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详细]

上颌3枚植体Locator无腭板义齿的病例研究

更新时间:2018-02-27 10:45
  《临床口腔种植研究》中文版第2卷•第4期•2018贺岁刊正式上线!本期杂志延续了上期对于口腔种植修复中数字化技术应用的讨论,同时深入探讨了无牙颌患者种植修复相关的各类临床问题,分别对手术导板、全口数字化印模、无牙颌即刻修复、种植体留存率、患者的满意度等方面进行论述,共收录文献9篇。今天与大家讨论的是上颌3单位种植体Locator固位的无腭板可摘义齿修复的病例系列研究。  
  
  上颌无牙颌患者由于不同的整体和局部条件而有多种治疗方式,其中包括由4颗轴向或倾斜种植体支持的固定义齿修复或者由2至10颗相互连接或孤立的植体所支持的可摘义齿修复等。然而上颌无牙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尚无达成共识。该研究报道了21名上颌无牙颌患者采用3颗种植体支持Locator基台固位的无腭板可摘义齿修复效果,其中1颗种植体植入于中切牙位点,另外2颗植入于与正中植体等距位点。
  
  这种种植治疗方式的背景始自于2007年末,2名患者被转诊到作者的私人专科诊所。这两名患者希望采用种植体来修复上颌无牙颌。两名患者均想获得固定修复。然而,临床检查发现患者只有少数位点是不需要前期植骨就可以进行种植治疗的。但是患者都拒绝接受骨增量手术以行种植固定修复。当时,一个综述报道其结论,认为选择上颌可摘义齿最佳设计的证据基础仅限于球帽和杆卡, 而且证据不足且相互矛盾(Sadowsky 2007)。然而,另一 篇同时期的文献报道了一个小样本量病例系列的结果,指出采用4或6颗独立种植体支持的螺扣式附着设计可以成功固位无腭板的上颌可摘义齿(Cavallaro & Tarnow 2007)。无腭板覆盖的修复体设计易为患者接受。 
  
  从临床角度来说,流行的治疗标准是种植体至少需要10 mm长度,并且以最佳相对平行角度且垂直于轴向咬合方向植入。另一个要素是获得最大的口内种植体前后距。然而,对于这两个患者来说,结合患者要求以及上颌无牙颌解剖限制只能够植入3颗种植体。在对优点以及可能的不良结果风险进行权衡后, 患者同意了外科修复治疗团队的治疗方案,即接受由3颗独立种植体支持Locator固位的无腭板覆盖可摘义齿修复(Zest Anchors, LLC, Escondido, CA, USA)。治疗完成的第一次复诊时,两名患者对于新义齿 均高度满意。这样良好的结果也促使临床医生为第三、 第四名骨量不足又不愿意接受骨增量手术的患者提供相同的治疗方式。 因而,作者认为这样的治疗方式是有益处的,也逐渐应用于其他不愿意接受骨增量来进行上颌多颗种植治疗的患者。

上颌多颗种植治疗
上颌多颗种植治疗
  
  因而,该研究报告第一批21名上颌无牙颌患者采用3颗种植体支持Locator基台固位的无腭板可摘义齿修复效果。2颗种植体分别植入于两侧,1颗种植体植入于前牙区,3颗种植体在牙弓上呈三角分布。所有患者参加了临床和影像学检查,并且完成了对上部修复相关体验和满意度的问卷。对修复体和种植体分别检查了生物学和机械并发症。采用自我报告义齿满意度量表和OHIP-20量表收集患者满意度和生活质量结果。
  
  研究报道了植入种植体2年以上患者的治疗结果。36颗植体均未出现明显的松动和叩诊不适。1颗植体出现溢脓。种植体周围探诊没有(53%)或轻微出血(47%)。不良的生物和机械并发症事件几乎不存在。阳极元件替换率各有不同,阳极元件固位力的变化也有不同。所有参与者评定义齿的摘戴没有问题。边缘骨吸收的范围为0-5.3 mm。OHIP-20和义齿满意度问卷得分都很高。


  
  研究结果从生物力学角度来看十分有意义。在最大咬合时上颌骨的累计负荷中心位于切牙乳头后方一定距离处,这个区域被称为“应力中心”(Olivieri et al. 1998),也被称为“咬合负荷中心”(Shinogaya et al. 2001, 2002)。从概念上讲,如果可摘义齿是由从这个“中心”等距投射出间距相等的三颗种植体支撑,则应该可以巧妙地抵抗垂直和侧向咬合力引起的位移。以此方式进行使种植体呈三角分布植入的理念用于支持上颌可摘义齿似乎在基础科学文献中没有得到很多关注(Brunski 2014)。此外,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该治疗方式比杆卡固位或固定修复方案更实惠。曾有研究者担心,患者佩戴无腭板种植支持修复体相比有腭板而言会经历更多的机械和技术不良结果(Slot et al. 2010;Raghoebar et al. 2014)。但是在本研究中,到目前为止,维修率一直很低,这与Locator基台固位的无腭板可摘修复体的研究一致(Cordaro et al. 2013;Wang et al. 2015)。 
  
  上颌无牙颌植入三颗种植体以固位无腭板可摘义齿不失为可选的治疗选择之一。然而该研究的样本量小,且研究设计完全是回顾性和观察性的,需要更多的临床证据才可以推荐这种治疗方案。

临床口腔种植研究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laihongchang.com/research/1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