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红昌教授
上海九院种植科主任
口腔种植支持固定修复
口腔种植支持活动修复等

上海九院种植牙口腔颅颌面种植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种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口腔种植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详细]

关于无牙颌中种植体脱落原因的系统综述

更新时间:2018-03-01 11:13
  《临床口腔种植研究》中文版第2卷•第4期•2018贺岁刊正式上线!本期杂志延续了上期对于口腔种植修复中数字化技术应用的讨论,同时深入探讨了无牙颌患者种植修复相关的各类临床问题,分别对手术导板、全口数字化印模、无牙颌即刻修复、种植体留存率、患者的满意度等方面进行论述,共收录文献9篇。
  
     今天与大家讨论的是一项关于无牙颌行种植体支持的可摘与固定修复后种植体脱落的系统性综述和meta分析。更多详情请关注本刊公众号并于微店订阅!
  
     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均寿命的延长,无牙颌成为一种较为常见的健康问题。全口义齿是治疗无牙颌的经典方式。现如今,这种修复方式不再被认为是治疗下颌无牙颌的标准治疗方式。通过至少2颗骨内种植体固位的下颌义齿已经应用超过20年,并且在2002年就被Feine和其同事在McGill共识会议推荐为标准的治疗方式(Feine et al. 2002a,b,c)。
  
     关于无牙颌患者的最佳修复方式现在仍然众说纷纭。患者的意愿和其个人情况,包括经济能力,在其做出决定时占首要位置。解剖条件和牙医的知识即患者的内部证据,决定其随后的治疗步骤。当今,在牙医的日常执业中,植入或利用种植体修复是无牙颌修复的一种基本治疗方式。因此,定义可重复的治疗方案来支持个体专长并帮助建立清晰的基于循证牙医学概念迫在眉睫。
  
     就作者所知,潜在的几项影响因素(不仅仅是种植体数目)对于无牙颌患者种植体效果没有过系统性的阐述、统计学上的分析,也没有在一篇综述里进行上颌和下颌固定修复与可摘修复的对比研究。
  
     因此,本系统综述的目的就是阐明以下焦点问题:
  
  种植体植入位置(上颌vs. 下颌),种植体数目,修复类型(固定vs. 可摘)和/或不同固位系统对无牙颌患者种植支持修复后的种植体脱落率是否有影响?

  
     作者对Medline(PubMed)、Cochrane图书馆和Embase等电子数据库进行检索。此外在不同的德语牙科杂志(Deutsche Zahnarztliche Zeitschrift, Implantologie,Quintessenz, Zeitschrift fur Zahnarztliche Implantologie)上进行手工检索,检索可用文献的参考文献列表,和检索私人数据库(EndNote图书馆)。对纳入的研究进行质量评价,并根据PRISMA进行综述。种植体脱落和相关的3-和5-年留存率通过以总的暴露时间为补偿的泊松回归模型进行评价。
 
  
     在进行题目,摘要和全文筛选后,54篇研究被纳入到定性分析。估算种植体的5年留存率在上颌为97.9% [95% CI 97.4 ;98.4],下颌为98.9% [95%CI 98.7% ;99.1]。每年每100颗种植体脱落率在上颌区明显更高(0.42 [95%CI 0.33 ;0.53]vs. 0.22 [95% CI 0.17; 0.27]; P=0.0001)。固定修复种植体脱落率显著低于可摘修复体(0.23 [95% CI 0.18; 0.29] vs. 0.35 [95% CI .28; 0.44];P=0.0148)。下颌区4颗种植体固定修复对比5颗或更多种植体的固定修复提示显著更高的种植体脱落率。关于1颗种植体和1个下颌覆盖义齿的分析提示其比2颗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有着更高的种植体脱落率。同样(更少的种植体数目=更高的种植体脱落率)的情况也发生在下颌2颗vs.4颗种植体支持覆盖义齿的情况下。上颌覆盖义齿的种植体脱落率在<4颗种植体情况下显著高于4颗种植体(7.22 [95%CI 5.41; 9.64] vs. 2.31 [1.56; 3.42]; P<0.0001)。
 
  
     总的来说:
  
  (a) 无论上下颌骨,种植体支持的固定修复效果均优于可摘修复。
  
  (b) 粗糙表面种植体显示了优于机械表面种植体的效果。
  
  (c) 总的来说,传统负载倾向于更少的种植体脱落的结果。然而,在上颌和下颌的固定修复时,种植体脱落率在即刻负载与传统负载之间并没有显著差异。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即刻负载通常有着严格的条件限制(例如,一个预定的植入扭矩)。
  
     目前的结果还需要连续的临床研究报道和高质量的研究来确认。
  
     对于未来研究的结论性建议:进一步的RCT研究应该着眼于不同固位系统下不同种植体数目的比较,特别是在下颌的1颗与2颗种植体,和上颌的<4颗种植
  
  体的情况。此外,也需要比较4颗种植体与>4颗种植体的固定修复在上颌和下颌区域的不同。
  
     对于未来研究的一般建议:临床研究不应该仅仅聚焦于种植体的成功率,也应该着手基于患者利益的考虑,如生活质量的提高,咀嚼能力的提高,口腔卫
  
  生能力,精神状态方面和财务方面的考虑。
  
  本文刊登在《临床口腔种植研究》中文版 2017年12月第2卷 • 第4期:216-236.
 
临床口腔种植研究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laihongchang.com/research/1679.html